新野法院:老母亲话语点睛 好家风助力执行

“郭法官,我儿子和我来赔钱。从今天起,我的儿子不再是受托人了。谢谢你对我们的宽容。” 7月5日上午,陈陪同。带着执行资金的陈某来到河南省新野县人民法院,当他将处决交给执行法官时兴奋地说。

“那当然,你是一个好母亲。你用自己的理智和智慧来指导你的孩子,并向你表示敬意!”行政法官回应。

事实证明,2017年4月12日,被告醉酒醉酒驾驶被陈的小型普通客车和周某的电动车沿同一方向行驶,造成周某受伤和车辆损坏。 2018年5月28日,新野县人民法院判处附属于民事诉讼的被告陈某赔偿原告周某遭受的各种经济损失共计109,673.75元。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案件由执行人依法正式调查和控制。但是,遗嘱执行人名下的财产都没有被发现有执行财产,而后者和执行警察都去了门口寻找陈。结果发现他出去工作,只留下陈的母亲在家。执行法官向陈介绍了案件的来龙去脉,并详细解释了从其他人借车的风险和法律后果。

陈先生仔细了解此事后,她非常理解。她多次打电话给陈,并说服陈回来主动履行她的判决义务。

“儿子,虽然不是我们受伤的人,但车是你借的,法院裁定你需要承担一些责任。在这个现代社会,我们必须遵守法律,履行义务,我们无法逃避,我们也逃离不,儿子,回来,钱来补偿家人,妈妈和你一起忍受!“在陈的母亲长期遭受劝说之后,陈决定回来承担责任:“妈妈,我很抱歉,我很大。你担心,我的儿子知道错了,我会回去承担责任并履行我的义务!“(杜明赵晓东,郭一丹)

编者注:

父母永远是孩子们的老师,家是最小的国家,成千上万的诚实家庭最终可以凝聚成一个强大而强大的中国。

法官提醒:

自危险驾驶罪于2011年被判刑以来,公安机关对酒驾行为表现出“零容忍”压力,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不开车饮酒,不喝酒开车”已逐渐成为社会共识。在这种情况下,虽然陈没有开车,但在知道一定量饮酒的情况下,他仍将所有车辆借给孙某,为陈某的危险驾驶罪提供犯罪工具,帮助犯罪分子,并建立一个共同犯罪。

在司法实践中,危险驾驶违法行为的共犯可以分为以下几种情况:第一,在饮酒过程中,行为人知道司机必须开车和旅行,仍然强烈要求酒精或胁迫,刺激他的饮酒,并且喝酒后不要放弃。寻找司机的行为;第二,行为人知道司机饮酒,唆使,胁迫或指示驾驶员驾驶机动车。第三,当车辆的所有者知道借用者已经喝醉并要求驾驶机动车辆时,他仍然将车辆借给借款人。

许多人可以自己做,“喝酒,不开车,不喝酒开车”,但要注意上述三种情况。不要意外地犯下危险驾驶罪行的同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