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磨万击还坚韧 踏平坎坷铸丰碑 ——三门峡水利枢纽改建之路回眸

原标题:三门峡水利枢纽重建之路,建在一座人的崎岖纪念碑上,经过60多年的发展,一直是一条艰难的道路。三门峡水利工程是黄河的第一座大坝,肩负着中华民国治水兴国的重任,无疑是一条曲折的探索之路。

第一颗心不会改变,使命也不会改变。三门峡枢纽已成为黄河下游防洪工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从马尚黄河防洪工程建设到通过改造恢复其活力。它以惊人的变化,为世界多泥沙河流的综合治理和开发贡献了中国的一部分力量。当人们寻找“凤凰涅”的秘密时,中心的重建无疑是最丰富多彩的。

一路风雨无阻,三门峡水利工程扼住了沉浮的咽喉,自我修正和完善,延续了大禹精神的血液,继承了艰苦奋斗的基因,写下了扞卫黄河健康生命的壮丽诗篇,铭刻了三门峡枢纽人民从未停止过的奋斗史。

历史长河在观看时通常是平静的。只有当你突然回头,你才能体会到它的伟大。

1960年9月,因风雨提前一年建成的三门峡枢纽实现了防洪蓄水。水库潺潺流淌,黄河下游开始出现河道底切和泥沙冲刷的良好势头。然而,仅仅一年后,由于对水库淤积问题的估计不足,水库严重淤积。

从此,三门峡水利枢纽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理、开发和应用多泥沙河流的试验基地,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探索之路,浇灌了难忘的激情燃烧岁月。

1962年2月,三门峡水利枢纽的运行方式由“蓄水拦沙”转变为“滞洪排沙”。汛期的闸门被完全打开和释放。虽然库区泥沙淤积减缓,但水库60%的泥沙仍淤积在水库中。运行方式的改变并没有缓解三门峡水利枢纽的困境。

我接下来应该做什么来解决三门峡水库运行中的问题?重建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1964年12月5日至18日,周恩来在国家饭店亲自主持了黄河治理会议。周恩来出席了六次会议进行讨论,会议决定重建三门峡工程。会议批准了“两条隧道、四条管道”改造方案,即在三门峡大坝左岸增设两条泄洪排沙隧道,将原有的八条引水发电钢管中的四条改造为泄洪排沙钢管,以增加枢纽的泄洪排沙能力。

方向决定未来,道路决定命运。

从1964年到1966年,“两洞四管”分别重建并投入使用。当枢纽泄洪能力高于水库水位315米时,泄洪能力从每秒3084立方米增加到每秒6102立方米,水库排沙率从6.8%增加到82.5%,潼关以下的库区开始由淤积变为冲刷,到1968年10月,330米以下的库容比1964年10月高3.03亿立方米。

结果是显着的,但对于不断进步的枢纽人员来说,这远远不够。虽然库区泥沙淤积明显减少,但枢纽排沙能力仍然不足。20%的泥沙淤积在水库中,这使得潼关、渭河以上库区的泥沙淤积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然而,它赢得了进一步改造的时间,并从改造工程的实践中探索了一条解决水库淤积的有效途径!

想得好的人是聪明的,想得好的人是成功的。为了彻底解决库区泥沙淤积问题,充分发挥已建工程的效益,1969年6月,山西、陕西、河南、山东四省在三门峡市召开会议,确定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进一步改造的方案,提出“在保证xi安及下游的前提下,合理防洪、排沙排沙、产流”的改造原则。

第二次改建期间,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对外开放No。1-8原施工导流底孔从1969年至1971年作为泄沙孔。1973年至1978年,降低了1-5号发电钢管进口底板标高,安装了5台轴流式螺旋桨式水轮发电机,总装机容量25万千瓦。

在第二次改造中,导流底孔被开挖

在改造的同时,水库于1973年底开始实施“清库排泥”的控制运行。增加水库排沙能力,避免小流量排沙,提高下游水流输沙能力,增加河道排沙入海比例,控制库区泥沙淤积,能长期稳定维持潼关以下的库容。

经过两次改造,枢纽的排沙能力明显提高。潼关以下库区已由淤积变为冲刷。沉积物排放与沉积物储存的比率从1966年的71.62%增加到1971年的117.19%。海拔330米以下的库容比1964年10月第一次改造前增加了10.5亿立方米。“清仓排泥”的应用冲洗了潼关以下库区的大量河床。黄河下游泥沙淤积较三门峡水库建成前明显减少,每年可减少下游泥沙淤积约6000万吨。渭河洪涝灾害得到缓解。水库可在335米以下长时间保持60亿立方米左右的防洪能力,在防洪、防冰、灌溉、供水和发电方面取得了巨大的综合效益。

探索只是艰难困苦的问题,你会成功的。从“蓄水拦沙”到“蓄水排沙”再到“蓄水排泥水”的转变,生动体现了三门峡枢纽人民探索规律、理解规律、掌握规律的探索精神,为黄河治理积累了宝贵经验。

历史总是曲折的,枢纽工程的探索和完善的步伐并没有停止。1980年三门峡水利枢纽底孔检查时,发现各泄水孔侧壁混凝土流面和闸门槽导轨预埋件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严重磨损,使得溢流坝底孔、深孔等泄水结构难以保持安全运行。因此,1981年3月,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人员开始了为期20年的大型排水工程的二期改造。

底部出口的第二阶段改造包括压缩底部出口1-8的出口横截面、水流部分的抗磨处理和闸门槽的改造。为了尽量减少对水库正常运行的影响,底部出水口的二期改造只能分阶段分批进行。直到1988年,所有修理和重建的底部出口才投入使用。在底部出口的出口被压缩后,排放体积减小,因此底部出口9-12连续打开以弥补由于重建而减小的排放体积。2000年汛期前,原有12个施工导流底孔全部开放。

黄河三门峡人民在玩泥沙游戏的过程中,持之以恒、勇往直前、勇往直前、勇往直前,走过了一条具有黄河特色的奋斗之路。

排水工程将继续重建,三门峡水库也将保证正常运行。勤劳而足智多谋的枢纽人创新性地解决了底孔进水口围堰施工问题,探索了世界上第一项特殊的深水围堰技术。为已建水工建筑物的维修提供了可靠有效的维护方法。经过长期实践和检验,1985年获得了国内外的好评和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不仅如此,工程建设中一系列技术和成套设备的引进和发展,在治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江大河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推动了我国水利技术的巨大进步。

钢叠梁深水围堰下沉

"黄河为水而战,泥浆排在第七位."泥沙问题是在多泥沙河流上建设水利枢纽的最大障碍。三门峡水利枢纽多年来在改造过程中不断探索。通过使用合适的抗侵蚀材料和合适的体形,解决了水工建筑物的抗砂侵蚀问题。结合“蓄、清、排泥水”的应用,针对不同时段不同特征的来水利用差异,探索了平衡水库内外泥沙冲淤、保持水库长期有效库容的成功途径。三门峡工程在泥沙处理方面取得突破性成果,对于解决多泥沙河流上的水利工程泥沙问题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和推广价值。

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在黄河防洪体系中,铁壁起着重要作用,不辱使命,这是三门峡枢纽的一贯追求和目标。在枢纽建设和运行初期,溢流坝底孔和深孔的17个工作闸门均由坝顶两台350吨龙门吊开启和关闭。1986年之前大约需要18个小时。当时水情预报时间仅提前8-10小时,三门峡至花园口汇流时间为20小时,花园口很难通过移峰发挥调洪作用。在重建的第二阶段,在底孔6和7中增加了600吨固定式提升机和500吨用于深孔3和4的液压提升机。四个“一门一机”相继投入运行后,效果显着,大大缩短了大门的开闭时间。在1990年7月13日的25孔全闭演习中,仅用6小时就闭孔,创造了三门峡水利枢纽投入运行以来的新纪录,确保了黄河下游的防洪安全。

今天的三门峡水利枢纽已成为共同建设完善的黄河防洪减淤体系和水沙调控体系中极其重要的一环。坚持黄河和平与世界和平的最初承诺,与黄河众多水利枢纽和防洪工程一道,防御黄河中游洪水,协调黄河水沙关系,优化黄河水资源配置,共同承担“保障黄河健康生活,促进流域人水和谐”的重要任务。可以说三门峡水利工程无疑是最早承载中国人民“开河开河”和古往今来探索道路的先驱者。

三门峡排洪排沙水利枢纽

陷入现实的人会想到他的树,而喝下他的花的人会想到他的源头。

着名水利水电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潘贾政曾经这样评价:“三门峡工程就像一座纪念碑。这座纪念碑上刻着中国人民治理黄河的迫切愿望和坚定信念,他们探索治理黄河的曲折道路,他们为挽回损失而进行的艰苦斗争,以及他们为人民留下的宝贵经验和光明前景。”三门峡工程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波折起伏。这是历史海洋中的一滴。在梦想和现实的反映中,它是宏伟的。它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建设的缩影。它不钦佩荣誉或耻辱,而是鼓励它前进。

治理黄河的探索必然是艰难曲折的!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从泥沙中崛起,在创新中演进,将继续承担责任,不改变初衷,为黄河治理和发展做出新贡献。

本文图片由三门峡黄河明珠集团提供,

End返回搜狐。参见更多“负责任的编辑:

Source :黄河网

Source :黄河网

Original Title:一千磨盘,一万次打击,克服不幸纪念碑的艰难步伐三门峡水利工程回眸三门峡水利工程的重建

Wen,刘嘉琦

Text Editor,郭徐帆

美术编辑,毛金晶

60多年的发展之路无疑是三门峡水利工程曲折的探索之路, 万里黄河的第一座大坝,肩负着中华民国治水兴国的重任。

乍一看,一个人的心不会改变,他的使命也不会改变。三门峡枢纽已成为黄河下游防洪工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从马尚黄河防洪工程建设到通过改造恢复其活力。它以惊人的变化,为世界多泥沙河流的综合治理和开发贡献了中国的一部分力量。当人们寻找“凤凰涅”的秘密时,中心的重建无疑是最丰富多彩的。

一路风雨无阻,三门峡水利工程扼住了沉浮的咽喉,自我修正和完善,延续了大禹精神的血液,继承了艰苦奋斗的基因,写下了扞卫黄河健康生命的壮丽诗篇,铭刻了三门峡枢纽人民从未停止过的奋斗史。

历史长河在观看时通常是平静的。只有当你突然回头,你才能体会到它的伟大。

1960年9月,因风雨提前一年建成的三门峡枢纽实现了防洪蓄水。水库潺潺流淌,黄河下游开始出现河道底切和泥沙冲刷的良好势头。然而,仅仅一年后,由于对水库淤积问题的估计不足,水库严重淤积。

从此,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泥沙河流开发利用的试验基地。它已经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探索之路,浇灭了难忘的激情燃烧岁月。

1962年2月,三门峡水利枢纽的运行方式由“蓄水拦沙”转变为“蓄滞洪排沙”。汛期的闸门被完全打开和释放。虽然库区泥沙淤积减缓,但水库60%的泥沙仍淤积在水库中。运行方式的改变并没有缓解三门峡水利枢纽的困境。

我接下来应该做什么来解决三门峡水库运行中的问题?重建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1964年12月5日至18日,周恩来在国家饭店亲自主持了黄河治理会议。周恩来出席了六次会议进行讨论,会议决定重建三门峡工程。会议批准了“两条隧道、四条管道”改造方案,即在三门峡大坝左岸增设两条泄洪排沙隧道,将原有的八条引水发电钢管中的四条改造为泄洪排沙钢管,以增加枢纽的泄洪排沙能力。

方向决定未来,道路决定命运。

从1964年到1966年,“两条隧道和四条管道”分别重建并投入使用。当枢纽泄洪能力高于水库水位315米时,泄洪能力从每秒3084立方米增加到每秒6102立方米,水库排沙率从6.8%增加到82.5%,潼关以下的库区开始由淤积变为冲刷,到1968年10月,330米以下的库容比1964年10月高3.03亿立方米。

结果是显着的,但对于不断进步的枢纽人员来说,这远远不够。虽然库区泥沙淤积明显减少,但枢纽排沙能力仍然不足。20%的泥沙淤积在水库中,这使得潼关、渭河以上库区的泥沙淤积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然而,它赢得了进一步改造的时间,并从改造工程的实践中探索了一条解决水库淤积的有效途径!

想得好的人是聪明的,想得好的人是成功的。为了彻底解决库区泥沙淤积问题,充分发挥已建工程的效益,1969年6月,山西、陕西、河南、山东四省在三门峡市召开会议,确定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进一步改造的方案,提出“在保证xi安及下游的前提下,合理防洪、排沙排沙、产流”的改造原则。

第二次改建期间,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对外开放No。1-8原施工导流底孔从1969年至1971年作为泄沙孔。1973年至1978年,降低了1-5号发电钢管进口底板标高,安装了5台轴流式螺旋桨式水轮发电机,总装机容量25万千瓦。

在第二次改造中,导流底孔被开挖

在改造的同时,水库于1973年底开始实施“清库排泥”的控制运行。增加水库排沙能力,避免小流量排沙,提高下游水流输沙能力,增加河道排沙入海比例,控制库区泥沙淤积,能长期稳定维持潼关以下的库容。

经过两次改造,枢纽的排沙能力明显提高。潼关以下库区已由淤积变为冲刷。沉积物排放与沉积物储存的比率从1966年的71.62%增加到1971年的117.19%。海拔330米以下的库容比1964年10月第一次改造前增加了10.5亿立方米。“清仓排泥”的应用冲洗了潼关以下库区的大量河床。黄河下游泥沙淤积较三门峡水库建成前明显减少,每年可减少下游泥沙淤积约6000万吨。渭河洪涝灾害得到缓解。水库可在335米以下长时间保持60亿立方米左右的防洪能力,在防洪、防冰、灌溉、供水和发电方面取得了巨大的综合效益。

探索只是艰难困苦的问题,你会成功的。从“蓄水拦沙”到“蓄水排沙”再到“蓄水排泥水”的转变,生动体现了三门峡枢纽人民探索规律、理解规律、掌握规律的探索精神,为黄河治理积累了宝贵经验。

历史总是曲折的,枢纽工程的探索和完善的步伐并没有停止。1980年三门峡水利枢纽底孔检查时,发现各泄水孔侧壁混凝土流面和闸门槽导轨预埋件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严重磨损,使得溢流坝底孔、深孔等泄水结构难以保持安全运行。因此,1981年3月,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人员开始了为期20年的大型排水工程的二期改造。

底部出口的第二阶段改造包括压缩底部出口1-8的出口横截面、水流部分的抗磨处理和闸门槽的改造。为了尽量减少对水库正常运行的影响,底部出水口的二期改造只能分阶段分批进行。直到1988年,所有修理和重建的底部出口才投入使用。在底部出口的出口被压缩后,排放体积减小,因此底部出口9-12连续打开以弥补由于重建而减小的排放体积。2000年汛期前,原有12个施工导流底孔全部开放。

黄河三门峡人民在玩泥沙游戏的过程中,持之以恒、勇往直前、勇往直前、勇往直前,走过了一条具有黄河特色的奋斗之路。

排水工程将继续重建,三门峡水库也将保证正常运行。勤劳而足智多谋的枢纽人创新性地解决了底孔进水口围堰施工问题,探索了世界上第一项特殊的深水围堰技术。为已建水工建筑物的维修提供了可靠有效的维护方法。经过长期实践和检验,1985年获得了国内外的好评和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不仅如此,工程建设中一系列技术和成套设备的引进和发展,在治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江大河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推动了我国水利技术的巨大进步。

钢叠梁深水围堰下沉

"黄河为水而战,泥浆排在第七位."泥沙问题是在多泥沙河流上建设水利枢纽的最大障碍。三门峡水利枢纽多年来在改造过程中不断探索。通过使用合适的抗侵蚀材料和合适的体形,解决了水工建筑物的抗砂侵蚀问题。结合“蓄、清、排泥水”的应用,针对不同时段不同特征的来水利用差异,探索了平衡水库内外泥沙冲淤、保持水库长期有效库容的成功途径。三门峡工程在泥沙处理方面取得突破性成果,对于解决多泥沙河流上的水利工程泥沙问题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和推广价值。

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在黄河防洪体系中,铁壁起着重要作用,不辱使命,这是三门峡枢纽的一贯追求和目标。在枢纽建设和运行初期,溢流坝底孔和深孔的17个工作闸门均由坝顶两台350吨龙门吊开启和关闭。1986年之前大约需要18个小时。当时水情预报时间仅提前8-10小时,三门峡至花园口汇流时间为20小时,花园口很难通过移峰发挥调洪作用。在重建的第二阶段,在底孔6和7中增加了600吨固定式提升机和500吨用于深孔3和4的液压提升机。四个“一门一机”相继投入运行后,效果显着,大大缩短了大门的开闭时间。在1990年7月13日的25孔全闭演习中,仅用6小时就闭孔,创造了三门峡水利枢纽投入运行以来的新纪录,确保了黄河下游的防洪安全。

今天的三门峡水利枢纽已成为共同建设完善的黄河防洪减淤体系和水沙调控体系中极其重要的一环。坚持黄河和平与世界和平的最初承诺,与黄河众多水利枢纽和防洪工程一道,防御黄河中游洪水,协调黄河水沙关系,优化黄河水资源配置,共同承担“保障黄河健康生活,促进流域人水和谐”的重要任务。可以说三门峡水利工程无疑是最早承载中国人民“开河开河”和古往今来探索道路的先驱者。

三门峡排洪排沙水利枢纽

陷入现实的人会想到他的树,而喝下他的花的人会想到他的源头。

着名水利水电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潘贾政曾经这样评价:“三门峡工程就像一座纪念碑。这座纪念碑上刻着中国人民治理黄河的迫切愿望和坚定信念,他们探索治理黄河的曲折道路,他们为挽回损失而进行的艰苦斗争,以及他们为人民留下的宝贵经验和光明前景。”三门峡工程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波折起伏。这是历史海洋中的一滴。在梦想和现实的反映中,它是宏伟的。它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建设的缩影。它不钦佩荣誉或耻辱,而是鼓励它前进。

治理黄河的探索必然是艰难曲折的!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从泥沙中崛起,在创新中演进,将继续承担责任,不改变初衷,为黄河治理和发展做出新贡献。

本文图片由三门峡黄河明珠(集团)提供,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搜狐是一个信息发布平台,搜狐只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三门峡

黄河

底孔

泥沙

枢纽

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