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人”王进喜鞠躬尽瘁,临终时留下的小纸包,令国家深深动容

王进喜是着名的石油工人。虽然他没有赶上战争的最后一班车,但他用另一种方式为祖国服务。

1923年,王进喜出生于甘肃省玉门县的一个贫困家庭。当王进喜出生时,他是个胖子。他被放在规模上,说他整整十磅。因此,他的父母给了他“天神宝贝”这个名字。然而,随着王进喜的成长,他小时候并不强壮,但他又瘦又瘦。当他6岁时,王进喜的家乡遭遇了一百年的罕见灾难。为了生存,只有6岁的王进喜不得不用棍子带领他的盲人父亲沿街乞讨。

为了支持这个家庭,当王进喜9岁的时候,他和几个孩子在山上,那里的老虎狼被出没,以释放牛。他们还敢于与邪恶势力作斗争,并成功地返回被占领的土地。 1938年,王进喜是旧玉门油矿的童工。那时,他还是一个年轻人,但他仍然和成年人一样。他可以尽他所能,和他们一起生活。但是,由于王进喜还年轻,他不可避免地要做事,所以主人会让他发展耐力,在艰苦的斗争中找到生活的乐趣。

因此,王进喜培养了坚定,坚韧,不屈的品格。 1950年,王进喜通过考试,成为新中国第一代钻井工人。工作很辛苦,工作很辛苦,他急忙上班肮脏肮脏的工作。 1956年,王进喜成功入党。由于王进喜钻得很快,质量很高,他创下了每月5009.3米的全国钻井记录,因此被誉为“钻铲”。 1959年,当王进喜开车经过海滩时,他在公交车上看到了“气袋”。他意识到祖国缺乏石油。他一直很坚强,他在路边哭。

从那以后,王进喜一直致力于钻井业务。他在四天内在荒地上竖起了一个40米高的井架。 1960年,当王进喜的钻井队搬到下一口井时,他的右腿不幸遭到残酷的伤害。王进喜并不在意,仍然带头。然而,由于地层压力太大,钻机在地下700米处发生井喷。在危急关头,王进喜尽管腿部受伤,坚决跳入水泥池,用他的身体搅动水泥浆,最后制服井喷。

由于大庆油田的顺利建成,王进喜也成为了该国的模范工人。虽然王进喜在全国闻名,但他的生活仍然很简单。他把国家给予他的补贴给了勤劳的工人,让他们过着简单的生活。 1970年,王进喜被诊断患有晚期胃癌,但他的脸并没有动摇,他也没有提到他的病情。国庆节过后,他的病情恶化了。在他生命的最后,王进喜抽出了一个小纸袋,里面装着自他住院以来为他安排的补贴和账单。

在王进喜生病后,他不仅没有支付补贴,而且还记录了这笔钱。他要求国家把钱花在一个有用的地方而不是给他垂死的人。王进喜是一个自给自足的人,他为国家做到了最好,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是当之无愧的“铁人”。

王进喜是着名的石油工人。虽然他没有赶上战争的最后一班车,但他用另一种方式为祖国服务。

1923年,王进喜出生于甘肃省玉门县的一个贫困家庭。当王进喜出生时,他是个胖子。他被放在规模上,说他整整十磅。因此,他的父母给了他“天神宝贝”这个名字。然而,随着王进喜的成长,他小时候并不强壮,但他又瘦又瘦。当他6岁时,王进喜的家乡遭遇了一百年的罕见灾难。为了生存,只有6岁的王进喜不得不用棍子带领他的盲人父亲沿街乞讨。

为了支持这个家庭,当王进喜9岁的时候,他和几个孩子在山上,那里的老虎狼被出没,以释放牛。他们还敢于与邪恶势力作斗争,并成功地返回被占领的土地。 1938年,王进喜是旧玉门油矿的童工。那时,他还是一个年轻人,但他仍然和成年人一样。他可以尽他所能,和他们一起生活。但是,由于王进喜还年轻,他不可避免地要做事,所以主人会让他发展耐力,在艰苦的斗争中找到生活的乐趣。

因此,王进喜培养了坚定,坚韧,不屈的品格。 1950年,王进喜通过考试,成为新中国第一代钻井工人。工作很辛苦,工作很辛苦,他急忙上班肮脏肮脏的工作。 1956年,王进喜成功入党。由于王进喜钻得很快,质量很高,他创下了每月5009.3米的全国钻井记录,因此被誉为“钻铲”。 1959年,当王进喜开车经过海滩时,他在公交车上看到了“气袋”。他意识到祖国缺乏石油。他一直很坚强,他在路边哭。

从那以后,王进喜一直致力于钻井业务。他在四天内在荒地上竖起了一个40米高的井架。 1960年,当王进喜的钻井队搬到下一口井时,他的右腿不幸遭到残酷的伤害。王进喜并不在意,仍然带头。然而,由于地层压力太大,钻机在地下700米处发生井喷。在危急关头,王进喜尽管腿部受伤,坚决跳入水泥池,用他的身体搅动水泥浆,最后制服井喷。

由于大庆油田的顺利建成,王进喜也成为了该国的模范工人。虽然王进喜在全国闻名,但他的生活仍然很简单。他把国家给予他的补贴给了勤劳的工人,让他们过着简单的生活。 1970年,王进喜被诊断患有晚期胃癌,但他的脸并没有动摇,他也没有提到他的病情。国庆节过后,他的病情恶化了。在他生命的最后,王进喜抽出了一个小纸袋,里面装着自他住院以来为他安排的补贴和账单。

在王进喜生病后,他不仅没有支付补贴,而且还记录了这笔钱。他要求国家把钱花在一个有用的地方而不是给他垂死的人。王进喜是一个自给自足的人,他为国家做到了最好,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是当之无愧的“铁人”。